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<>
bet36体育官网平台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孙云凤先进事迹
今天是:

孙云凤先进事迹

作者:olddays    来源:本站    发表时间:2013-4-22 0:07:14

 

       孙云凤嫁给特残军人34年,艰辛与幸福同在


       穿过宝应县射阳湖镇天平片热闹的街道,沿着狭窄小巷,日前,记者来到一幢略显陈旧的小院前。这就是张永宽、孙云凤的家。
       房子简陋,却整洁有序。坐在轮椅上的张永宽皮肤较白,穿一件白色衬衫,淡灰色裤子,脚穿一双崭新的凉皮鞋。张永宽得知来意,便和我们聊了起来。乐观爽朗的笑声、中气十足的嗓音,看得出他生活得非常开心。不一会儿,老伴孙云凤从厨房间走了出来,连忙打着招呼。像所有平凡幸福的家庭一样,这里处处洋溢着温馨、和谐的气氛……
       34年前,张永宽在部队因公负伤,未婚妻孙云凤毅然决然地嫁给了双目失明、少一只胳膊的他
       张永宽28岁时,在河北省滦平县当兵,1.6米的他很神气,经人介绍认识了阜宁县马荡公社25岁的孙云凤,两人情投意合,很快订了婚。拍了订婚照后,张永宽带着喜糖高兴地回部队去了。天有不测风云,张永宽回部队的第4天,连队安排3名新兵到国防施工现场排哑炮,张永宽认为自己是班长,有经验,就提出让自己去。工作中,一声巨响,张永宽失去了知觉,命虽保住了,可双目失明,还少了一只胳膊。孙云凤闻讯后,两眼哭红了,她觉得原先憧憬的幸福生活瞬间破碎了。
       半年后,部队首长和地方领导带着张永宽一起来到孙云凤家,为张永宽提亲。当看到张永宽面黄肌瘦,面容灼伤,双目失明,一只袖子空荡荡的样子时,尽管孙云凤有了心理准备,她还是惊呆了。围观的街坊邻居也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。“他现在就等于一个废人,把云凤嫁给他,明摆着是受罪嘛”。“嫁个穷人没关系,夫妻俩一起苦,总会过上好日子,他现在生活不能自理,这个日子怎么过呀。”……多数人不赞同这门亲事,当时孙云凤也没了主张,孙云凤知道,张永宽是个特残人,很多事情都干不了,若嫁给他就意会着自己要受罪;不嫁吧,毕竟
和他有感情,而且他是为国家负伤的,他现在很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他、关心他。经过几个月激烈的思想斗争,她终于下定决心嫁给张永宽。
       当她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家人时,家里顿时炸开了锅。母亲劝说女儿:“他身体残疾,家庭条件也不好,到时候种田也没有一个帮手,到那时要离婚可不像现在回亲这么容易!”亲戚朋友说她太傻,已经下定决心的孙云凤丝毫不为所动。深明大义的父亲看到女儿心意已决,语重心长地说:“永宽是个好小伙子,你嫁给他,就要保证自己不后悔。永宽不能再受打击了。”孙云凤抱着父亲哭成一团。
       34年来,照料丈夫、拉扯孩子、种田梨地,里里外外全靠孙云凤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 孙云凤虽然做好了吃苦的准备,但婚后生活比她想象的还要艰难。刚结婚时,3间空心斗房空荡荡的,吃饭没桌子,想坐没凳子。婚后第二天,他们就自己起伙。没有锅灶,没有米,油盐酱醋柴什么都没有,连吃饭都成了问题。镇上领导知道后,为他们送来了大米。为了砌锅灶,为了有生火的柴禾,孙云凤就沿河边摸半截砖头、拾柴禾。在途中,闪电挟着震耳欲聋的雷声,大雨瓢泼而至。别人正在家中享受着家的安逸和温暖时,而孙云凤却在雷雨交加中抱着用蛇皮带装的半截砖头、树枝艰难行路……仅仅为了吃上饭,就要遭这样的罪,她是万万没有料到的。
       结婚后,夫妇俩仅靠每月32元残废金和12元护理费生活,有了孩子后,手头就更紧了。孩子的降生,给这个家增添了几分欢乐,但孙云凤更苦了。她既要带孩子又要护理丈夫,整天忙得不可开交。丈夫随着岁数增长,头痛的毛病经常复发。每一次复发,都像快要死掉一样。
       一天夜里,张永宽突然喊头疼,浑身发抖,接着就呕吐,吐出脓样的秽物。这个样子吓坏了孙云凤,她急忙到三里外喊来了村医生,村医生建议赶快到镇医院去看。深夜里,到哪里去找车子?她便沿河边找了条船,自己撑船送丈夫到镇医院。当时,她只顾赶时间救丈夫,河边上树枝将她的脸戳破了,血直流,她也顾不了擦一下。医生会诊后,要她准备张永宽的后事,她哭了,难道永宽真的没救了?她不甘心。
       丈夫28岁就失去了双眼,没了一只胳膊,不能这么早就离开她呀,两个月大的孩子也不能没有父亲。她又把丈夫送到了县人医,但医生一直说把握不大。抢救室里,医生在张永宽的头部、手部、脚部都打了吊针。昏迷几天后的张永宽终于缓过来了,孙云凤日夜守在丈夫身边,帮他翻身,抱着他坐起来,大便用插盆,小便用塑料瓶,……在她一个多月的精心护理下,张永宽有救了,她却瘦掉了15斤。
       两个孩子大了,都要上学了,家里生活就更困难了,半亩田的收成不够贴补家用的。孙云凤白天忙着照顾孩子和丈夫,就利用晚上时间去开荒地,披星戴月一个月开了三亩荒地,种上了麦子和蔬菜。虽然自己吃苦,但看到家里的生活有了改善,孙云凤感到很满足。
       孙云凤吃的苦,周围邻居都看在眼里。“她平时很少串门,上街买菜都是小跑,30多年了,回娘家不知道有10次呢。幸亏她身体结实,有体力,才吃得这个苦。”陈素英是孙云凤的紧壁邻居,提起孙云凤,她一直说她不容易。
       史桂英今年58岁,她住在孙云凤家的北面,只比孙云凤小两岁,但看上去孙云凤似乎比她大得多。“我们吃的苦赶不上孙云凤的零头,种田,人家都是夫妻两个人忙,而她就是一个人,家里忙好了,她还帮助别人家栽秧、割稻、栽油菜挣钱贴补家用,我真佩服她,她哪来的体力”。
       张永宽每大病一场,孙云凤就要脱一层皮。4年前,丈夫半身不遂后,孙云凤更劳累了。一天内,她要为丈夫的吃、穿、洗等方面费心劳神,早上抱着他起床,给他穿衣,系裤带,挤牙膏,舀好水,洗脸,买点心喂他……遇到好天气,便把他抱上车子,推到户外晒晒太阳,逛逛街。夏天为丈夫洗澡更麻烦,孙云凤要花一个多小时。首先要摆上两个木桶和两条木凳,然后打好水,调好水温,再为他脱衣洗澡,给他按摩。冬天,铺好电热毯、充好电,抱他上床。最难的是丈夫半身不遂后,经常大小便失禁,孙云凤总是不厌其烦地为他换洗。
       “如今一个妇女带一个孩子就够受了,她不仅要服侍好丈夫,还要种好田,带好两个调皮的儿子,她的日子不是一般人能过得下来的,她的苦不是一般人能吃得下的。”镇民政办主任、双拥办主任徐立和对孙云凤很是敬佩。他说,照顾特等伤残军人很不容易,支撑这样一个家庭更不容易。
       每当别人谈起她这多年来吃下的苦,孙云凤总是淡淡一笑,“既然嫁给他,我就要对他负责到底,只要有我一口气在,就要让他生活好,有我喝的汤就有他喝的粥。”
       儿子成家立业,丈夫虽瘫痪但病情稳定,日子平平淡淡的往前过,孙云凤感到很幸福
       妻子常年操劳,每天不得片刻休息,张永宽内心觉得很亏欠她。34年里,他们唯一的争执是发生在4年前张永宽第四次头痛病复发时。那次住院期间,孙云凤由于身体太虚弱抱他坐起来时,自己腿一软,一头撞上了墙壁,鲜血直流,半天才爬起来。医生帮忙止住了血后,劝她挂水治疗。孙云凤说,我挂水,谁来照顾丈夫呢。看到妻子成天为自己劳累,张永宽心里心疼啊。这次,他看病很不配合。平日温和的他突然变得很暴躁,护士来给他挂水,他把针头拔掉了;妻子给他擦身,他粗暴地推开她的手;妻子端来洗脚水,也被“啪”地一声打翻在地……他还不住地用手捶打自己的胸口抱怨说,“我好好一个人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呀,我不想活了。”“再不配合,我就不问你了”,孙云凤急得真要打他两下,但举得高高的手又轻轻地放下了。看着丈夫无理的粗暴,她走出病房偷偷垂泪,等丈夫气消了,她再回来默默地照顾。她深知丈夫心里很难受,她也知道丈夫是不想再连累自己。她拉着丈夫的手说:“永宽,我知道你的苦心啊,但你不是一双袜子、一件衣服,说扔就能扔,我放不下,更离不开啊……”说完,两人抱头痛哭,这一刻,他们都更加明白,他们的生命早已融成一体,谁也离不开谁了。
       一次,妻子在田里干农活。心疼妻子的张永宽想让她一回到家就有饭吃,便顺着墙壁、桌子、凳子、米缸、水缸,慢慢摸着淘米、生火、煮饭,毕竟不是正常人,淘米米漏了一半,饭也煮焦了,自己脸上也是黑乎乎一片。妻子回来后,心疼地说:“叫你在家呆着不要乱动,我回来再烧饭也不迟呀。要是家里失火了怎么办?”孙云凤庆幸自己回来得早。虽然饭煮焦了,但孙云凤吃在嘴里,心里却甜滋滋的。有丈夫对自己知冷知热的一片心,再苦一点再累一点又算什么呢?
       如今两个儿子现在都已经成家立业了,又添了两个孙女。善良淳朴的孙云凤也赢得了子女的尊重,如今儿子、媳妇、孙女对两位老人非常孝顺。张永宽要是有了毛病住进医院,儿子轮班照顾,媳妇总是把烧好的饭菜带到医院,以往,这些都是孙云凤一个人忙上忙下,如今肩上担子可轻多了。每年大年三十,是孙云凤和张永宽夫妇最幸福的日子。两个儿子带着媳妇、孙女回家拜年,媳妇总是让孙云凤休息,她们来忙年夜饭,看着儿媳妇忙着年夜饭,看着两个儿子围着丈夫谈心,看着两个孙女围着丈夫戏闹时,孙云凤非常欣慰。
       自己吃的苦不多谈,却对别人常怀一颗感恩的心。“说实在话,这么多年来,别人给我们家的帮助也是蛮大的。亲戚就不说了,有什么急事,一个电话或者听到什么消息就会立即赶来帮忙,邻居也是这样。”提起好心人的帮助,孙云凤很是激动。她说,“世界上还是好心人多啊!”孙云凤告诉记者,农忙的时候,自己在田地里干农活,周围邻居就帮着照顾丈夫和孩子,从田里干完活后,东家端来一碗饭,西家端来一盘菜。由于岁数的增大,她逐渐背不动丈夫。丈夫一发病,附近医院知道后,就会主动派医护人员帮助把丈夫接进医院进行治疗,邻居
就会帮助把日常用的水瓶、塑料盆等洗漱用品带进医院。孩子上学了,学校主动为孩子免去一半学习费用。每年逢年过节,县里的领导、镇里的领导都会上门来慰问。
       采访中,坐在轮椅子上张永宽自豪地说:“我脚上穿的凉皮鞋是大媳妇刚买的,袜子是二媳妇上次回家带来的。过年的时候,一家八口在一起吃饭,可热闹了!”张永宽对现在的生活很是满足,对孙云凤的感激之情也溢于言表。“如果不是她,我就会在荣誉院里呆一辈子,不是她的精心照顾,我也不会活到今天,我欠她一辈子,假如有来生,我要做一个健全人,给她一辈子的幸福。”